{maxcms:load head_news.html}

最新资讯

妻子这个骚货

妻子这个骚货 又是一个周末,我依然早早回到了家里,却发现妻子没有回来。习惯性的拿起电话,输入她的号码,正要拨打,却又放下了。带着女儿出去吃了晚饭,晚上哄她睡下,然后心不在焉的上着网,直到晚上10点,听到开门声,我的心彷佛才放下来。我站起身走到门口,是妻回来了,却是一身酒气。  “你喝酒了?”..

我的淫浪女老师

我的淫浪女老师 那是个春光澜漫的午后,案子快告一段落了,芸琪和我心情都很轻松愉快,边整理资料边聊天,小小的研究小间充满了笑声。芸琪和我低声谈笑,我的眼睛却不规矩地在她的俏脸与身上几个重点游走。  她这天穿了一身俐落的海军蓝条纹连身裙,衬托出她窈窕曼妙的魔鬼曲线,胸前微敞领襟内若隐若现的乳沟,..

妻子的情人们

妻子的情人们 傍晚时分,我正搂着白露在看电视里重播的老电影,白露只穿着一件贴身的睡裙,墨绿色的真丝面料,上身是简单的吊带设计,V字领口一直开到乳房上缘,因为妻子双乳比较靠上,因此三分之一雪白的乳肉都露在外面,下身是稍稍收紧的裙摆,虽然长度到了膝盖上方,但腰肢处设计的特别合身,将丰满的臀部凸显..